【我的朋友很少但是后宫很多】(第四章)
时间: 2021-03-31 02:15:52

在学园都市的一座华丽公馆内,驻扎着英国清教的代表团。听说英国清教的大主教萝拉·史都华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才偷偷来到了学园都市,临走的时候还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带走了英国皇室收藏了数百年的宝物,当然这些都没有正是确切的消息。此时公馆内部正戒备森严,因为萝拉主教正在接见一位神秘的客人。「你说这东西真的能用来进行神降,召唤出古代的英雄之灵来?」被严密守卫的房间内,萝拉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所谓神降仪式,就是利用某种特殊的魔法配合神器,召唤出英雄之灵来。「当然,我可以保证,如果不成功的话,这把石中剑的剑鞘还还给你。」高剑微笑着回答道。面对着一头金发,身穿着白色主教长袍,面容犹如十七岁少女般美丽但是其真实年龄不详的大主教,他毫不犹豫的开始忽悠起来。圣杯战争如果想要召唤出英灵的话,令咒,圣遗物,英灵的回应是必不可少的三样东西,其中圣遗物会跟所召唤的英灵产生共鸣,因为圣遗物通常都是这些英灵生前的东西。而高剑之所以管萝拉借这个石中剑的剑鞘,自然是为了能够召唤出英灵SABER,也就是大不列颠帝国曾经的著名王者,亚瑟王——阿尔托莉亚·潘刚,因为她正是石中剑的主人。萝拉听到高剑如此回答,顿时杏目圆睁:「你竟然想在我这里空手套白狼?也太好意思了吧!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从皇室的博物馆里把这东西拿出来的吗?」「放心好了,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还能坑你吗?」高剑开始给这位少女主教吃定心丸。「你想想吧,如果英国清教召唤出了古代的英雄亚瑟王,而且亚瑟王还会为了保护清教而战斗,你觉得你们清教在英国,会在整个魔法界会处于一个什么地位?」萝拉顿时沉默不语。因为神降仪式的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一旦神降成功,那么她的清教将在魔法界所有的教派之中会处于一个领导者的地位。也难怪萝拉会想尽办法甚至不惜以强迫的手段从皇室手中借出最高级别的宝物,也就是这把石中剑的剑鞘。当然,至于SABER会不会搭理这些清教的人士,自然就跟高剑没关系了,所以现在他说什么亚瑟王会为了清教而战斗完全就是在画大饼。之后会怎么样,他从来不考虑,反正SABER爱干什么,也不关他的事。「什么时候能开始进行仪式?」「很快,等仪式成功之后你马上就会知道的。」说着,高剑拿起装着剑鞘的盒子,在大主教一脸被割肉的表情目送之下,离开了清教的公馆。此时正值下午放学时分。光坂高校的学生们苦等已久的放学铃声终于响起,之后学生们就纷纷收拾东西前往各自社团教室或者是直接回家。「远坂同学,这是昨天课上我抄的笔记,你拿回去用吧。」远坂凛抬起头,对着来人露出了感激的微笑。「真是谢谢你了,黑衣同学。」黑衣麻陶,远坂凛的同班同学,同时家又住在与远坂凛一墙之隔的地方,两个人每天上学放学都走在一起,所以她们成为了班上最要好的一对朋友。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远坂凛不止一次的怀疑过黑衣麻陶谎报过年龄,因为黑衣麻陶的脸看起来十分稚嫩,怎么看都不像是高中生。尤其是脑袋两侧梳着的两个短短的马尾,更是显得无比的可爱,但是她的性格却是很开朗,也很豪爽,跟凛的性格很是合得来。「今天学生会里面还有一点点工作,可能要耽搁一下,要不然你就先回去吧?」远坂凛充满歉意的看着自己的好友。「没关系,我等着你,正好也有段时间没去篮球社活动了,我先去玩会儿,走的时候你去叫我就行。」远坂凛这才想起来,这家伙其实是篮球社的,但是却很少参加社团活动,因为每次放学回家不管自己是早走还是晚走都要和自己一起,听说要不是因为她篮球技术高超,为篮球社赢过好几次重要比赛,早就被篮球社给开除了。没多长时间,远坂凛便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与黑衣麻陶照旧一起回家。当凛打开家门走进去之后,发现客厅里有个男人正仰脖喝下她家冰箱里昨天刚买的麦茶。「呦,凛,回来啦。」高剑笑着举杯示意道。「对不起,是我打开的方式错了。」远坂凛面无表情的后退,关门。再开,高剑还是坐在客厅的餐桌旁,继续往杯子里倒麦茶。「凛,要不要来一杯?」远坂凛毫不犹豫的抓起客厅茶几上的电话:「喂?是警察局吗?我这里有个形迹可疑的家伙私闯民宅请迅速来处理……嘟……」电话被按下了挂机。「不至于吧,我的大小姐,我又哪里得罪您了。」高剑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凛。「哼,你说呢?你居然还好意思出现在我面前。我在家休息的时候你不来看我,我上学的时候你居然又请假,你是不是得到我的身体之后感到满足了?故意躲着我想一脚把我踢开再去找别人?」「怎么可能!凛的身体,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让我痴迷,怎么会有厌烦的时候呢?」高剑笑嘻嘻地把凛拉到自己的怀里,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还把手伸进凛的内裤里不停的揉搓着。远坂凛本来要骂人的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喘息呻吟的音节,她无力的靠在对方怀里任其轻薄着,每次都是这样,明明不想被这家伙任意摆布,但是每次身体一到了这个时候却偏偏不停使唤,像是完全失去了大脑的控制一样只知道去迎合对方,这让高傲的凛对此一直羞愤不已。「啊……你这家伙……快……快给我住手啊……」她的理智也只能停留在嘴上了,身体依然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可是我的手好像停不下来了……完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了……」裙子已经被高剑撩起,富有弹性的纯白内裤里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只男人的大手在里面活动着,不停的在内裤上撑起各种各样的形状。然后,那只手的两根手指像是突然在内裤下面消失了一样,只剩下另外三根手指的形状被内裤勾勒在外面。「啊啊啊……不能碰那里啊!……」凛一边尖叫着,一边依靠着男人的身体,十分费力的把内裤从腿上褪下来,全然不顾对方的手在自己敏感的地方肆无忌惮的挑逗。「咦?凛你现在很主动啊。」「你胡说些什么……我只是不想内裤被弄湿,还要洗很麻烦的……」但是凛还是慢了一步,内裤的中间部分已经被爱液洇湿了一块。面对面的坐在男人腿上,凛又挣扎着脱掉了校服上衣扔在一边,把里面的衬衫连同胸罩一起拉到颈部以下的位置。高剑看着俏脸绯红瘫软在自己怀里的少女,更加的得意了,手指也在湿润的花瓣之间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同时张嘴含住了眼前早已坚挺不堪的粉红小蓓蕾。「呀……」这种两面夹击的攻势很快将凛推向一个小高潮,忘我的向男人开始索吻。本来还想先说正事来着,看到凛这么容易就被挑逗得动了情,只得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完,免得半途而废让凛产生怨恨。高剑以舌头伸进凛的小口中作为少女热情送吻回报,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忘情的沉浸其中,彼此之间恨不得融为一体。两条灵巧舌头深入对方的口中互相交缠打转,就像在一起嘻戏的小鱼儿一般。空气中弥漫着勾魂醉人的气味,让高剑本来搂在凛腰间的双手开始不自觉的向下移动,直到十指抓在她的两瓣弹性惊人的小俏臀上。由于入手之处全是滑腻的皮肤,没有摸到任何布料或者是内裤的线条,他这才想起来,凛之前已经把内裤给脱掉了。于是他便没有任何顾忌的用力抓着少女的臀肉,在上面深深的陷出十条指印,然后开始抚摸揉捏。幸亏远坂凛有先见之明,强忍着快感将内裤脱下来了,不然此时一定会因为碍事而被高剑顺手撕成碎片。勤俭持家的大小姐平时连一条内裤的钱也算得很仔细,为了节省开支无所不及。以前高剑留给凛的可以无限透支的信用卡早被她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扔还给了高剑。因为据她的说法这会让她产生一种援助交际的错觉,虽然高剑认为这实际上是她要强好胜的脾气在作怪。当然凛嘴上说怕影响感觉,不准用避孕套之类的,没准是也有这部分因素,为了省钱也说不定。早已进入发情状态的凛大小姐把高剑牢牢的按在椅子上让他保持标准姿势坐好不要乱动,然后自己跪坐在他的双腿上,用手扶住对方那根坚挺火热的肉棒,对准了自己那早已湿润不堪的神秘桃源洞口,迫不及待的就坐了下去。「啊!!!!」少女带着销魂的声音昂首仰天长呼,青丝飘动。那种饱胀的充实感瞬间填满了她那空虚的感觉,因为所有的体重都压在了两个人交合的地方,肉棒直挺挺的插在她身体最里面的地方,从来没有插进这么深过。她甚至可以感觉到,硕大的菇头正重重的顶在她的花心之上,甚至已经稍稍向前有所突破,自己的花心有种被什么东西撑开了,有什么东西正想极力往里进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又奇怪,又是期待,甚至还有些害怕。现在的情形,菇头应该是已经可以看到子宫了吧,如果这个时候将精液射出来的话,那些精液一定会毫无阻碍的直接打在子宫里,没有任何浪费,自己一定会因为这些精液而怀孕的吧……唉,如果今天是危险期就好了。突然发觉自己想法如此荒谬的远坂凛蓦然头上冒起了白雾般的水蒸气。而高剑自然不会知道此刻凛心里胡思乱想的内容,他正品味着又一次肉棒突破进少女那与处女无疑的蜜穴里的感觉,强行将蜜道内的嫩肉分开,将其撑到弹性所能承受的极限。享受着一层层的嫩肉死死勒住自己的分身,还不停的在收缩着,仿佛要吃掉自己的那种感觉。「怎么了?凛?在想什么呢?」「哼,作为你不来看我的惩罚,我要强奸你!」「什么?」高剑顿时满头黑线。「给我闭嘴乖乖的在那呆着!」凛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架势,抬高屁股,然后又狠狠的坐了下去。就这样,在凛大小姐一边疯狂浪叫一边用自己的蜜穴飞速的上下套弄的男人的生殖器官,直到达到高潮,才伏在男人胸口上大口的喘着气,待到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之后,又开始卖力的扭起香臀来。高剑确实是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来,因为他已经爽到快翻白眼了。多亏了平时勤更不辍的的格斗锻炼,使得凛不仅有着一身好功夫,而且双腿更是拥有完美迷人的曲线,走到哪里都能吸引大片的贪婪目光。如此漂亮的大腿其中隐藏着的爆发力和耐久力更是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当然其纤细的柳腰也同样兼具柔软和耐力,堪称极品的身体。所以凛无论如何高潮到失神,如何干得眼泪飚飞口水直流,却依然以惊人的耐力在继续坐在男人腿上努力的一上一下的摆着柳腰,让高剑简直是比身在天堂还要美。在被强奸了有四次之后,当然由于凛是施暴者,高剑是受害者,所以这个次数是以凛达到生理高潮来算的。肉棒在自己体内又胀大了一圈,凛终于清晰的感受到肉棒那个地方传来的熟悉的脉搏的跳动,于是加紧了速度,死死的抱住男人的后背,用全身的力量压在肉棒上,使其顶到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高剑此时箭在弦上,也来不及把凛放下来,同时凛的蜜穴剧烈收缩所带来的强烈快感,让他直接顶在花心,大量的白浊精液从马眼喷出,重重的浇在凛的身体最深处。过了好一会,凛这才喘息着扶着男人肩膀想站起来,却发现双脚像是踩在了棉花上怎么也站不起来,高剑抱着凛的屁股将她托了起来想把她放到沙发上,但是凛却挣扎着自己一步一歪的走向浴室。凛背对着自己走开的时候,两瓣屁股上一边一个的鲜红大手掌印,双腿之间还不停的向外流淌着白花花的精液,一想到这些都是自己创造的杰作,高剑又忍不住拿起手机将这让人血脉愤张的一幕拍了下来。看到背后有白光闪过,深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凛不由得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扶着墙走了。浴室距离客厅还有一段距离,由于怕把精液不小心滴到昂贵的地板上,凛只得夹紧双腿,拼命的绷起括约肌好尽可能的让精液少流出来,慢慢的前进着。不然凛早就飞奔过去照着高剑的脸上就是一套无影脚了,要真那样的话客厅里非得精液四处飞溅不可,所以凛暗暗忍住怨气,先去洗完澡再跟这家伙算总账。过了几分钟,远坂凛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却发现自家的餐桌上多了一个大箱子。「这是什么?」凛好奇的打开箱子,却发现里面装的是一把剑的剑鞘。「这个是古代不列颠帝王亚瑟王的武器石中剑的剑鞘,如果用它来作为圣遗物召唤Servant的话,应该可以召唤出职阶为Saber的最强Servant。」「原来你这两天去找这东西了?」凛又惊又喜。「当然,为了你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到的。走吧,在后院我已经帮你画好了魔法阵,你也差不多该去召唤Saber了。」说着,高剑拉起美滋滋的凛大小姐,抱着那个剑鞘来到后院。在学园都市站台的一辆巴士上,一名神父打扮的中年人走下了车,身后跟着一名看起来有点拘谨的红发少年。「绮礼师父,这里就是第五次圣杯战争的战场吗?」红发少年打量着这个超现代化的都市,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被红发少年唤作绮礼师父的,正是圣堂教会第八秘迹会的司祭,同时也是此次第五届圣杯战争的监督者,言峰绮礼。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言峰绮礼杀害了自己的师父,同时也是远坂凛的父亲远坂时臣,本来想欣赏师父的女儿在痛苦之中的挣扎扭曲一面,以此来获得如同平常美酒一般的至极享受,却不料年幼的凛却出人意料的坚强。当时凛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言峰绮礼所害,只是因为言峰绮礼作为父亲的弟子而没有保护好自己的父亲而愤怒以及憎恶着。正当言峰绮礼即将成为凛的监护人,想把她培养成一名走向极恶之路,放弃魔术师的骄傲与尊严成为与其父亲完全相反的人格。但是当他还没来得及去实行自己的计划,凛居然就跟别人走了,而且对方只是个普通人,连魔术师都不是!懊悔不已的言峰绮礼只得将远坂时臣在收自己为徒的时候送给自己的一柄魔法短剑送给了凛作为礼物。凛毫不怀疑的收下了。他并不知道,这把短剑曾经刺进过自己父亲的心脏,沾满了父亲心脏中流出的鲜血。而她还小心翼翼的将这把杀死自己父亲的凶器收藏起来。这让言峰绮礼从践踏纯洁心灵中得到了无上的快感。之后,言峰绮礼找到了新的目标,曾经的敌人,卫宫切嗣的养子,卫宫士郎。在卫宫切嗣死后,言峰绮礼便以师父的名义收留了卫宫士郎,因为这个孩子不仅是自己死敌的养子,更重要的是他继承了卫宫切嗣的魔术刻印,也就是卫宫切嗣的全部魔力。一想到曾经的死敌,在其死后他的力量居然要为自己所用,言峰绮礼便得意不已。「没有错,士郎,这座城市就是我们将要战斗的地方,好好努力吧,你也该去召唤英灵了。」言峰绮礼保持着一贯严肃的表情说道。「但是,我真的要参加圣杯之战吗?又会死很多人吧?」卫宫士郎犹豫着。在十年前第四次圣杯之战的时候,卫宫士郎的家人就是死于那场战争的,至今让他无法忘怀。「士郎,你不要再天真了。你忘记了吗?那个人在圣杯战争的时候杀了你的全家,而当时你已经跟远坂家的独生女订了亲,那家伙想要抢走远坂凛小姐,但是你父亲卫宫切嗣没有同意,为了霸占凛,他还杀了你的养父卫宫切嗣。」「我明白了……师父,我会去做的……」「这才是好孩子,士郎……」站在魔法阵前,远坂凛静静凝视着自己手背上的令咒。「宣告!」没有任何的犹豫或者退缩,远坂凛捏碎了手中一直保存直今的那颗最珍贵的宝石。在很久以前,她就在为今天的这一刻做着各种准备。「汝身听吾之号令,吾命寄汝之长剑!」就在远坂凛开始咏唱咒文的瞬间,庞大的魔力从宝石碎片中奔涌而出,化为数道交缠的光芒围绕在她身边闪耀。「愿听从圣杯的召唤,愿遵从此意此理者便回应吧!」圆形的魔法阵开始发光。「于此起誓,吾为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吾为散布世间一切恶行之人……」魔法阵的光芒与远坂凛身上的光芒逐渐同步旋转,仿佛遥相呼应。「汝,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自抑止之轮来到此处吧,天平的守护者!」此时光芒更加璀灿明亮,如同日光。「服从于吾,此命将由汝之剑所决定!」咒文结束的刹那,一股耀眼的光柱从魔法阵中间直冲上天际,没入云宵之中!待到光芒散去,一名身穿白裙银盔的金发少女凭空出现在魔法阵的中央,手中握着一把黄金长剑。然后,她举起手中长剑,遥指远坂凛,带着与生具来的威严说道:「以Saber之名,接受誓约!承认你为我主!」虽然这明少女身材娇小单薄,但是其神色眉宇之间却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敝睨天下的傲色,这不是故意做作,而是常年累月积累沉淀的王者之风!不,她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众人敬畏的帝王!阿尔托莉雅,大名鼎鼎的不列颠亚瑟王!远坂凛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真的是Saber!心中的激动心情溢于言表。但是,她却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传奇中的史诗英雄在历史记载中明明是男性,怎么召唤出变成女的了?眼前的Saber不仅超漂亮,而且也太性感了吧,上半什只有一件类似肚兜款式的护胸甲,外加双臂上长度过肘的腕甲,白皙的香肩,光洁的裸背,全都毫不掩饰的暴露在外,下半身则是及脚的长裙外加裙甲,皎好的身材和精致的容貌搭配在一起让人无法转移视线。至于刚刚过肩的金色中长发则是用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发带在脑后束成了一条高马尾,更衬托出了女性的妩媚。当然头顶上的那绺标志性的呆毛依然神气活现的耸立着。「Master?你在想什么?你就是我的Master吧?」白衣银盔少女清脆悦耳的声音将远坂凛从发呆中唤醒,后者连忙回答道:「你就是Saber对吧?我叫远坂凛,是召唤你出来的Master。我想问你,为什么你和我印象中的Saber样子不同呢?」在十年前的第四次圣杯战争期间,凛曾经有幸见到过Saber战斗的场面,那时候Saber身穿蓝裙银盔,头发也是盘在脑后的,与现在的形象出入很大,但是无论容貌还是盔甲的大致样子都没变,所以眼前的Saber的确是十年前参加过第四次圣杯战争的那位亚瑟王。「因为我突破了英灵殿的最高层。」Saber淡淡的回答道。看到凛还是一头雾水的表情,高剑在一边走过来解释道:「虽然她还是原来的那个Saber,但是她现在已经完全挣脱了过去尘世间的束缚,重新诞生于理想之中,变成了完美的骑士王,这是她以新生降临的姿态。」「没错。」Saber点了点头。「虽然你还是阿尔托莉雅,但是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为了庆祝你的新生,今后就叫你Saber莉莉吧。」「嗯,这个名字甚好,以后就用这了。」Saber莉莉欣然表示赞同。「那个……高剑……还有莉莉,你们以前认识?」看到自己刚召唤出来的英灵居然跟自己的爱人聊得这么自然,远坂凛看着她俩有些傻呆呆的插嘴问道。「凛,之前在英灵殿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那个时候他自称是路过英灵殿。不过当时我能突破自我的心灵枷锁,也多亏了高剑帮忙。」「你这家伙可本事真不小,连英灵殿都能进去,还能认识这么漂亮的Servant」远坂凛用力一拍高剑的后背,用着略带酸味的口气调侃道,当然那全力一掌也难逃泄愤之嫌。Saber莉莉举起手中的剑,指者高剑的脸昂然说道:「虽然你是我的朋友,但是你既然以Master的身份参加了这次圣杯战争,那么就要做好与我为敌的觉悟。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这一席话顿时让凛大小姐的脸上血色尽失。「莉莉……你说什么?他……也是这次圣杯战争的Master之一?你该不会是开玩笑吧?」「我的感知能力现在是S,不会有错的。」Saber莉莉很干脆的打破了远坂凛的最后一丝幻想。「他左手的手背上有极其微弱的魔力波动,相信应该是为了掩盖令咒所造成的。」「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远坂凛像疯了一样抓住高剑的衣服使劲摇晃着。她深深的感到自己又一次被命运捉弄了,自己最爱的人居然会变成在战场上生死相见的敌人,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法阻止。「对不起,凛,我一直没告诉你。」高剑苦笑着举起左手,上面鲜红的令咒让少女无力的抓着他的胸口跪了下来。「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倒底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样惩罚我……」一向坚强的少女,即使在十年前那场父亲的葬礼上,看着自己敬爱的父亲因圣杯战争而永远离开了自己,疼爱自己的母亲因为受不了这种沉重的打击而当场变成疯子,当时年仅六岁的远坂凛也没有掉一滴眼泪,默默的将所有悲痛深深的埋在心底,替父亲背负起了一切责任,因为她是远坂凛,魔术名门世家远坂家的长女,唯一的继承人。自己本家和分家的所有亲戚将自己疯掉的母亲扔在一边,没人理睬,为了争夺父亲遗留下来的庞大财产而大打出手,这个六岁的小女孩只是冷眼看着这丑恶的一切,跪在自己父亲的灵位前谁都不理。那时候她就已经发誓,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定要亲手夺回来!不是为了去争夺什么利益,而是证明远坂凛可以做到!而此时此刻,这些心情仿佛离她远去,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累过。一切的努力仿佛都化为了镜花水月。只听Saber莉莉又说道:「高剑,既然你的Servant也在这里,为何不让她现身,就此在这里堂堂正正的一决胜负?」Servant?对了,他召唤出来的Servant是谁?远坂凛站起身,后退了几步,不料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黑衣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同窗好友兼邻居。黑衣麻陶此时全无往日的活泼表情,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凛。难道说……凛不由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到头顶。「没错,远坂同学,正如你所猜想的那样,我就是他的Servant。」黑衣麻陶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但是你明明是人类啊?」Saber莉莉在一边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凛,她现在确实是人类,但她是英灵没错。」「英灵不都是死去的英雄吗?活人怎么可能成为英灵?而且她身上一点魔力的波动都没有,明显只是个普通人啊?」远坂凛觉得自己这些年的魔术算是白学了,怎么会有这种违反魔术基本原理的家伙存在呢。高剑摸着黑衣麻陶的小脑袋解释道:「那是因为麻陶的情况比较特殊,她是幻想世界的人,而黑衣麻陶这个人只不过是她在现实世界具现出来的人类身份罢了。」看着高剑像是哄小朋友一样来回抚摸着自己朋友的头顶,凛就恨不得能把那只手给剁下来。「但是英灵都是死去的英雄受到圣杯的召唤才会降临在圣杯战争吧?为什么幻想世界的人也会被召唤出来?」「所谓幻想世界,其实从现实世界的角度来看是不存在的,这一点与那些死去的英雄一样,都是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而英灵标准实际上就是不在这个现实世界里的人,而不是死去的人。」「等等。」Saber莉莉忽然又插嘴道:「我从幻想中重生,自然也知道幻想世界的事情,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叫黑衣麻陶这么个人物的。」对此高剑只是笑了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黑衣麻陶只是她在现实世界中的名字。」「那在幻想世界里,她的名字是……?」高剑扶着黑衣麻陶的肩膀,将她轻轻推到远坂凛和Saber莉莉两个人的面前:「麻陶,你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未完待续)男色女色网搜狗551b日本美女色网址亚洲女色网站人体艺术人体艺术高清视频人体艺术 裸 画

上一篇:【一个女人的性爱历程】 第五章(上) 下一篇:【一个女人的性爱历程 第四章】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