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孝】( 第三十八章 闪现)
时间: 2021-03-31 02:07:46

              第三十八章闪现  如果生活如阳光般透彻,那么生活将一片纯净,可是世事无常,变幻莫测。  清晨本是美好的,阳光微亮,照入眼帘,睁开眼睛,本以为会看到栗莉,可是一眼望去,只是空空的床,褶皱的床单,和枕头上的痕迹。  栗莉不在身边,是一如既往的早起,还是不知如何面对。  虽然昨夜深入交流,虽然和父亲也是敞开心扉,可是夜的黑,和天的明,让人的感触却是不同。  心里没有了那份激动,更多的是无助,甚至是有点烦躁的无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烦躁。  做起来,站在窗前,看着楼前花园里的晨练的人,老者居多,偶尔有几个年轻人经过。  父亲现在是否也起来晨练了呢,是否还在想着昨日的种种呢,年轻人经过的时候,是否会让他也心有涟漪呢?生活得继续,我是改变生活的始作俑者,我就要有勇气承担,而且还要让爱我的和我爱的两个人享受更加好的生活。  深呼吸,转身,来到卫生间找栗莉,没找到,到了客厅,栗莉正在准备早餐,本来站在桌子旁,愣神的摆弄着碗筷,听到我来了,很明显的没抬头,就躲进了厨房。  我来到厨房门口,在门口学了声「瞄!」  然后,走到栗莉身后,说「老婆,在玩躲猫猫吗?」  栗莉没有说话,身体有点紧。  我轻抚栗莉的腰际,然后在栗莉耳边耳语「老婆,我爱你,我会更爱你。  你都让爸顺其自然,你还躲躲闪闪啊?「  栗莉用头蹭了蹭我的脸,说「谈何容易。」  我说「这件事,关乎的三个人,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因为我们的初衷都是为了爱与亲情,那么我们为何不让这件事往好的方向发展呢?如果我们都是躲闪,只能是更加的尴尬,更加的无法操控。「  栗莉低头说「我知道,可是有些道理和行动是无法画等号的。」  我说「老婆,这件事,最初我是推动着,现在这件事只能由你掌控了。  你想想吧,你的态度和方式,将决定事情想着什么方向发展,因为我和父亲没法直接交流,至少现在不能。「  栗莉点头嗯了一声。  我继续说「老婆,你的付出,是无价的,你对我的爱,对这个家的爱,才让你做出这些,所以,还得让你委屈啊。」  栗莉突然抬头说「我不委屈。」  我借机调侃,环节气氛,坏笑着说「是啊,你得到了另一个男人的身体。」  栗莉突然翻过身,要打我,一边说「你这个家伙,刚才还一本正经,现在又变成无赖了。」  我打死你。  我慢慢的跑,让栗莉打着,然后把她拉进怀里,吻了她的唇,当她的呼吸和我的呼吸一致之后,我们离开彼此的唇,看着彼此的眼睛,微笑。  然后是各自忙着洗漱、吃饭,然后是上班,虽然话不再多,但是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  工作依旧,生活依旧,临近中午,忙的差不多了,想起了栗莉和父亲。  先和栗莉沟通,本想打电话,但是怕有些话不好说,就发了微信。  「老婆,上午忙吗?」  「还行吧,不算忙!」  「有和爸交流吗?」  「哎,你现在就关心这个啊!」  「嘿嘿,现在是危险期啊。  你能接受了,我能接受了,爸那边不知道啊。  他老人家,可别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谁说我接受了?我也有压力!」  「亲亲老婆,知道你有压力啊,可是你是跨时代的,美丽大方的,漂亮聪慧的女性,能经得起风浪的!」  「看你你的马屁一点也不舒服!」  「嘿嘿,老婆,你懂得!」  「上午我和爸又聊了几句,不多。  跟昨晚差不多的。  我跟他说,放松些,有些话,可以跟我说,别窝在心里。「  「老婆,你真善解人意。」  「爸说,虽然有些事有点道理,但是还是无法完全接受,他想回老家,就当是放松了。  我跟他说,让你送他,他说不要,肯定是不好面对你。  我就没提,他这么匆匆的回老家,也不更你说声,那不是很反常啊!「  「你是说做贼心虚吗?」  「你怎么这么说爸呢?还不是你这个贼,算计了爸和我!」  「嘿嘿,是我,我是贼。  那怎么办,我送爸,我给爸打个电话,估计他能接吗?「  「你打吧,问他需要些啥,然后他要说回老家,你就说你要送, 或者、、、」「或者什么?」  「明知故问!不理你了!」  我发了嘿嘿,然后拿起电话,找到父亲的电话号码,可是手指接触拨号键的时候,还是犹豫了, 我要怎么说呢?犹豫有时候没有结果,硬着头皮,按下拨打键!电话响了很多声,没人接,正当我准备挂断的时候,那边接了电话。  我先有点口吃的先开了扣,「爸,这么久才接电话啊!」  父亲那边嗯了声。  我继续说「爸,昨天怎么没回来啊!」  问出去,我才觉得,不该问,可是还是问了。  爸犹豫了下,说「好久没回家住了,在家里住几天。」  我说「哦,然后说,那行,有什么需要买的,你给我们说,我们买给你,我这段忙,你有需要给栗莉说也行。」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是故意让他们有再聊的借口,其实我不说,他们也会继续聊得,难道是为了让他们心安理得,或者自己心安理得呢?父亲说「嗯,没什么需要的,附近的商店也很方便。」  我说「哦,那没事,就挂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父亲若有所思的说「那个,我明天回老家一趟,可能住几天也可能接着回来!」  我说「那我送你去吧,或者让栗莉送你去?」  父亲说「不用,我自己去就行,车很方便,也顺便看看你李叔。」  我没在坚持,让他自己再思考下吧。  让栗莉也通过信息和他多交流,然后嘱咐他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要不要给他送点钱之类的,聊得多了,也就慢慢的恢复了片刻之前的父子交流。  问了父亲,准备下午就走,我说下午我送他,他还是不乐意。  跟栗莉汇报了我和父亲的交流结果,栗莉说,「爸能接你的电话,说明不会出问题的。」  我说「应该是的,至少,他没有无法面对的,不和咱们交流,说明我们的方法,他是能接受的,老婆再接再厉!」  栗莉「你,你知道你是在干嘛吗?鼓励老婆和别的男人做爱!」  我说「我知道啊,而且这件事不就是我一直鼓励的结果吗?」  栗莉没在说话,下午上了班,又想着这些天的总总,想着栗莉的露出,想着昨晚那历历在目的栗莉的阴唇,似乎眼前又映出了,那时的情景。  这次心痛不再有,而慢慢升腾的却是欲望,因为我的阴茎坚硬了,我的嗓子干涸了。  想起来,第一次甚至是第二次我都没看到,想起来车上的,那套设备,下午抽了空,来到父亲家,本还犹豫的要不要进去,怕父亲还没走。  给栗莉发的信息,告诉她,我在父亲楼下,她像下了一跳似得,慌张的发来「你要干嘛?」  我说「你给爸发个信息,问他走了吗?我要去安装设备?」  栗莉发来「设备?什么设备?」  我说「你猜啊?」  栗莉说「你个流氓!我不问!」  可是,正当我准备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栗莉发来了信息「爸说,他已经在汽车上了!」  我拿出钥匙,来到家里。  站在门口,深深的呼吸,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环境,可是昨天,这里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是自己主动的,还是不知不觉中,走到了父亲的卧室,轻轻的推开门,自己的呼吸局促了。  床单是平整的,可是我的眼前,我的脑海中那里似乎起了褶皱。  那恍惚的感觉似乎又回到我的眼前。  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床前,慢慢的蹲下,似乎要看到床上的一切,轻轻的俯下身子,似乎在找,似乎在看,似乎在闻。  自己已经无法用大脑控制,不能让自己理智。  眼前似乎出现了两具肉体在翻滚,耳边似乎听到了撞击声和喘息声。  淹了唾沫,手不自觉得放到了自己的裆部,手机的震动让我回到了现实,自己的举动,让自己都不敢相信,难道自己要看着这床,想着昨天的事,然后自慰吗?无法相信自己,竟然看到这张让自己老婆又一次被男人占有,还是自己父亲占有的床,会让自己这么不自持。  擦了汗水,拿出手机,是一条垃圾短信,这次收到这短信,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深呼吸,一再的深呼吸,开始自己的工作。  在父亲的家里的角角落落安装上了摄像头,还有麦克风,这套设备还真是先进,有一个小小的接受装置,就能在远程控制开关和接收,只有唯一的通道,唯一的密码,一担链接,其他设备绝对无法接入。  这样,安全性就有保障了。  打开摄像头,看了效果,基本是没有死角了,而且声音效果和非常好。  想象着,以后,就能全视角的观看了,心里暗流涌动。  给栗莉发了一张床的截图,如此的清晰。  栗莉发来了个匕首,我说又谋害亲夫啊?栗莉说「你现在是不是越来越往淫妻方向发展啊?还这样刺激我?」  我说「最初的心疼,现在看着确实慢慢感到刺激多了些,也许,这才是我更进一步接受的方式。」  栗莉说「你随便吧,但是别走太远啊!」  我说「我走的越远,你不是越性福吗?」  栗莉说「我不要这个性福,我就要你给我的性福!」  我说「这就是我给你的,我还会给你越来越多的性福!」  栗莉说「别说了,你个大流氓!」  我嘿嘿的笑,然后收拾了下,也到下班的时间了,来到栗莉的公司,接着栗莉,准备回家。  栗莉,上了车,没有直接看我,而是安静的不说话。  我跟栗莉的说,「怎么了?」  栗莉说「没什么,只是不知道说什么!」  我对栗莉说「你又跟爸联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啊?」  栗莉说「爸,可能今晚就回来,老家里也是乱糟糟的,他的心,静不下来。」  我说「那我们要不要去接他啊,这么晚了。」  栗莉说「你觉得他,现在见到,你和我,会好过吗?」  我说「那这么晚了,他自己回来?也不安全啊!」  栗莉说「爸又不是小孩,又不是第一次自己回来,你想多了吧!还是,你心理故意想,看看我和爸多么的难堪?」  我笑笑的说「这个真没有的,老婆大人。」  回到岳父母家,陪孩子玩了会,吃了饭,哄了孩子,和栗莉回了家。  先洗了澡,上了网,栗莉去洗澡的功夫,上了网,看了父亲日记,没有记录昨天发烧的一切,只是写了,如何的混乱,心里如何的不安,回到老家,也是无法安心,噪杂。  父亲的qq挂着线上。  我把小夫妻的q挂上,然后过了一会,给父亲发去了信息「老男人,好久没见啊!」  父亲那边先是,没反应,然后发来了信息「你好,好久没见!」  我说「很久不见你上网了,还是上网的时间错开了。」  父亲「应该是错开了,只是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心里乱,也不知道上网干嘛!」  我说「发生了什么事了?」  父亲说「先是一个老友故去,接着是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变故!」  这时候,栗莉来了,我借机说「老婆来了,你们聊吧,我去洗澡。」  栗莉看我笑嘻嘻的,知道我肯定有坏主意,看到眼前的笔记本,看了聊天记录,知道了发生什么了,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你想干嘛啊!」  我说「好久没让小夫妻登场了,让小夫妻,从侧面了解下爸的想法呗!」  栗莉说「就这一个目的?」  我笑嘻嘻的说「如果能告诉我那天的第二次的细节就更好了!」  栗莉扭了下我的大腿,然后说「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啊!」  我嘿嘿的笑,栗莉还是没有直接来到床上,而是到了化妆台,简单的收拾了下,然后来到床上,我把电脑主动的给了栗莉,栗莉没有拒绝,而是看了前面的聊天记录,然后对父亲说,「老男人,怎么刚才没发现不是我跟你聊天啊?」  父亲「有点感觉不太一样,但是没法确定,最近心里乱糟糟的!」  栗莉「怎么了?是老友的故去的缘故多还是,你说的那个家里的事?」  父亲说「都有吧,但是家里的那件事,更多点。」  栗莉说「想跟我说说嘛?」  父亲说「想说,又不敢说,不知道如何说!」  栗莉说「老男人,大气点吧,你我又不认识,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就好啊,再说以前你说的那些,不也是很有勇气的,我告诉你,我们想找别人和我做爱,不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我看着这些,不由的伸出大拇指,在栗莉前面晃了下。  栗莉,拿过我的拇指,轻轻的,本以为她就是摸下呢,结果,拽到嘴里,就要咬啊,我赶紧缩回来。  那边父亲已经回话了「嗯,是啊。  难以启齿啊。「  栗莉说「一个女人要和别的男人做爱,告诉了另一个男人,你觉得这个难以启齿吗?」  父亲说「嗯,还是你们年轻人洒脱!」  栗莉「其实,你也挺洒脱的了,告诉我了你和你儿媳的事情,那些不已经很难以启齿了,不也说了吗?」  父亲说「就是这些,而且已经发生了!」  栗莉说「啊!你是说你们已经发生关系了?」  我嘿嘿的笑出了声,栗莉知道我什么意思,她自己明知道的事情,还这么会演戏。  从侧面看,栗莉脸红了,然后把电脑扔到一边,意思是不干了,我赶紧收声,然后嬉皮笑脸的,赔礼道歉,哄了很久,终于哄了回来。  父亲那边想了很久只发了一个字「嗯!」  栗莉拿起电脑,想了很久,用了稍微有点颤抖的手打出一行字,然后舒了口气一样「那恭喜你了!」  父亲「为何是恭喜?」  栗莉「难道得到一个年轻女人的身体不是可喜之事?难道达到你喜欢的女人的身体,不是可喜之事!」  看着栗莉打这些字,我在想,爸可别乱说话啊,别这么不懂女人心事啊!爸到时没有让人失望「你这么说,到时喜事。  可是,我心里更纠结啊,毕竟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儿媳啊,我对得起自己的亲人吗?对得起伦理道德吗?「  栗莉「伦理道理多累人,你们发生的影响了其他人吗?除了你们家人,如果没有那么让他们里的远远的不要考虑。  你说的对不起家人,首先你不是主动为之,其次只要你的出发点,不破坏家里的和谐,只要你还热爱你的这个家,你的儿子,你的孙子,甚至你的儿媳,你们发生了什么,又有什么呢?「  看这栗莉写的这些,洋洋洒洒,似乎说出了我们的心声,我们劝说父亲向往美好,难道,这不就是另一种美好的开端吗?父亲「你说的很对,可是旁观者与当局者,是有不同的!」  栗莉说「那反过来说,已经发生了,你的生活发生变化了吗?你的儿子不是你的儿子了吗?你不在爱你的儿子了吗?」  父亲说「没有!」  栗莉说「那你是不是会更爱你的儿子和这个家呢!」  父亲说「是的!」  栗莉说「那么,你们发生的这件事,是不是没有坏处呢!」  父亲说「目前没有吧!」  栗莉说「你要对自己对你的儿子,对你的儿媳有信心的,如果经不起风雨,那么他们的家庭也不会永远快乐的。  而且,也许这风雨本来就不存在呢!「  父亲说「也许,上天就是安排了这变故,就是安排了你们也参与者变故,让我的心安一点。」  栗莉说「如果能让你的心安一点,那么我也很高兴啊。」  看着他们的对话,看着栗莉的所说,似乎和我们昨晚的交流更近了一步,这一天她也是思考了很多很多。  风雨欲来,家依旧;暖阳煦煦,爱人在;共赴前途,心相连。              【未完待续】日本酒色网新地址日本酒色网 伦理日本酒色成人网色小姐电影qvod播放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www色小姐 com

上一篇:【天使的淫落番外——李智贤的初回忆】 下一篇:【娇妻梦魇】( 第一章 风起)